根據已公布的方案,2018年秋季學期起,原定共18個省市江蘇、河北、重慶、遼寧、安徽、福建、湖南、湖北、廣東,河南、四川、山西、黑龍江、吉林、內蒙古、江西、貴州、西藏將成為新高考改革的第三批試點省份。安徽已明確宣布推遲高考改革,河南、四川、山西、黑龍江、吉林、內蒙古、江西、貴州、西藏等9個省份,既未明確“官宣”暫緩改革,也遲遲不見“改革動作”,被外界解讀為推遲改革試點。

?

根據目前的消息,原定于從2018年秋季入學新高一入學開始實施新高考改革的18個省市中,只有江蘇、河北、重慶、遼寧、福建、湖南、湖北、廣東等8個省市按原計劃啟動了新高考改革,但卻始終沒有公布詳細的高考改革方案。

?

那么,沒有啟動的何時開始?已經啟動的具體改革方案是什么?大家都在等待權威的消息。2018年12月7日至8日,最新高中課程標準的審定者、教育部教材局巡視員申繼亮教授,在上海中學舉辦的“2018年高中教育發展論壇”上發表了題為“高中課程建設的現代性實踐”的報告。

?

在報告中,申繼亮教授對制訂高中新課標的初衷,核心素養在教、學、考中如何體現,高考改革的方向等熱點問題,談了自己的意見。

?

作為教育部在課標、教材領域的權威專家,他從一線老師和學生角度,針對上述問題提出的意見,對考試中心的命題方向也將有重大影響。

?

高考改革到底下一步怎么推進,陳寶生部長講了四句話,再認識、再設計、再推進、再落實。

?

再認識、再設計,我理解既要總結已有的成績,也要有所改進。傳遞出我們下一步高考改革的信號。

?

2014年浙江上海,2017年北京、天津、山東、海南,2018年本來有17個省,后來經過教育部的評估有8個省啟動,還有9個省推遲。符合我們現在國情的。今年和2014、2017性質不一樣了,2014、2017屬于試點階段,今年有8個省加入,加上原來6個,有一半的省份,考生正好占了50%,這不再是試驗了,而是全面鋪開了。

?

8個省大部分省改革差不多一樣,變成3+1+2。1,物理和歷史選一個,然后4選2,這個對高中的教學管理會減輕一些壓力,這個是比較符合現實的。

?

試點還是非常有成效的,解決了我們新一輪高考改革的重大問題。不管怎么改,高中校長的重大挑戰是必須面對的,要深入地研究你所在這個省的考試方案,不是為了應試,是為了課程改革和高考改革更好地相互促進。

?

這次改革有八個字一定要理解準,促進公平、科學選才。2014年國務院35號文講的,這是整個這次改革的基調。

?

促進公平,兩個手段。

?

一個手段是從招生計劃調整

?

2012年教育部拿出10000個重點高校招生指標對農村學校投放,到今年達到11萬,每年有11萬個指標投到縣以下高中的。力度足夠大。就是要解決公平的問題,否則很多學校永遠沒有上“雙一流”學校的機會。不是這些孩子差,因為他沒有那個條件

?

還有一個是高考的錄取率。

?

過去錄取率最低的這些省,比如考試大省河南、山東,河南占全國考生十分之一。每年普通高中應屆畢業70多萬,還有20萬左右的社會考生。最低錄取率與全國平均錄取率差15個百分點,到2018年這個差距壓縮到了4%以內。

?

過去這些年在促進公平方面教育部還是下了很大功夫,首先面上要保證,否則不僅僅是階層會分化,區域也會分化。永遠沒有好的大學學生畢業,沒有人才,這個區域發展靠什么?這是一個大問題。

?

高考改革是解決公平的重要調節器,從歷史角度來說對人類社會最大的貢獻是我們隋朝發明的科舉制,到宋朝因為科舉制的存在中國社會結構具備現代社會結構的雛形,現代社會結構基本特點就是階層不固化、人員流動,沒有科舉永遠就是貴族制,后來打破了貴族固定繼承的制度。歐洲封建制度改革也是打破封建貴族的固定化。我們考試改革是促進人縱向流動的重要機制

?

科學選才,也是高考的基本功能。

?

因為學校層次不一樣,培養的對象也不一樣,要把適合的學生送到適合的學校,這是高考改革的重要功能。不能最后選出來的人不適合高校。

?

怎么能夠做到科學?從考試的角度來說,標準一樣、分數一樣最公平,但這個只解決“差”的問題;“異”,人與人之間不一樣的地方,類型不一樣的地方,靠選。

?

6選3或者3+1+2,我選歷史、生物、地理,你選化學、物理、政治,選的不一樣,背后反映出來你這個學生基本的學術傾向、能力傾向是不一樣的。通過這個給高校提供一個參考,把需要培養的人通過高考選過來。

?

高校選人要求都應明確告訴中學,不能說分高的都要,這不行。北京市教委領導開玩笑說只看分不看人,錄取一個大猩猩都不知道。科學選才關鍵要關注學生的類型,選科能不能解決問題?不能完全解決問題,但是是方向。

?

還有一點,綜合素質評價。

?

從開始設計高考制度改革的時候征求我們意見,我們一直強調這一點,因為這是我們育人導向重要的杠桿,怎么改革育人模式,沒有綜合素質評價這個調節機制很難。但是綜合素質評價做起來確實有很多挑戰和困難,但這是改革方向,必須堅定不移地往前走。我借這個機會再次呼吁和強調,沒有高考改革,校長們也要重視,這對于推動我們整個課程改革具有重要意義的。

?

試點省份緣何由18個銳減至8個?2018年11月26日,在南京大學舉辦的“建設教育強國?培養創新人才”2018高校高中教育發展論壇上,教育部考試中心評價處處長韓寧指出當前改革存在的問題。

?

  • 走班教學會不會凸顯教師資源不足?(重新配備整個學校的師資力量,難度太大。這被認為是新高考“改不動”的“第一難”)

  • 考試次數過多會不會加重負擔?

  • 分散考試、多次考試、走班教學會不會造成中學教學秩序的混亂?

  • 學生選科比例不合理是否會造成未來國民總體科學素養下降?

  • 當試點擴大以后,省級考試機構是否有足夠的能力提供專業的服務?

?

而對于新高考改革的延遲,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認為是“務實之舉、理性選擇”。

?

《中學生職業規劃教程》編委會副主任、新高考專家田志友則直言:目前采用的“3+3模式”我認為是有問題的。